溫度:26-33℃ 天氣現象:多云,午后有雷陣雨,局地大雨 風向風速:南到西南風3-4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詩意氤氳古瓊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??谡T戶網站  更新時間:2021-12-13 15:14   來源:海南日報  作者:曾慶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詩意氤氳古瓊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描繪海南的國畫作品(局部) 徐鴻才 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湯顯祖畫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玉蟾畫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軾畫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古代很長時間內,海南一直處于中華文化的邊緣地帶,更是一度成為朝廷安置貶官流臣的首選之地。這不免使得很多人對海南是聞之色變,“一去一萬里,千之千不還。崖州今何在,生度鬼門關”正是其生動寫照。但是,盡管如此,古代海南也曾詩意氤氳,出現不少吟詠海南的名篇佳制,從而使其成為詩意的“棲居之地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象中的浪漫之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很長時間內被稱為“珠崖”“瓊崖”?!把隆惫倘皇菑娀涞胤狡h,但是“珠”和“瓊”的使用,卻又使之成為一個美麗所在。海南雖然偏遠,卻盛產珍珠、犀角、玳瑁等。這是歷朝統治者重視海南的一個重要原因。也因為如此,歷史上不少文人墨客也將目光投向海南,對其進行想象吟詠,進而尋找機會登臨觀賞,并用詩歌表達敬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唐朝詩人張籍嗎?對,就是寫“還君明珠雙淚垂,恨不相逢未嫁時”那位。他靠這句詩擊中了多少人的淚點呀。出生于安徽和州(今和縣)的他并沒有到過海南島。但或許冥冥之中上蒼安排他和海南來一場美麗的邂逅吧,他居然字“文昌”!他有一位海南籍的朋友,交往頗多,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朋友最終還是要回歸海南島的。在感傷之余,張籍寫下《送海南客歸舊島》:“海上去應遠,蠻家云島孤。竹船來桂浦,山市賣魚須。入國自獻寶,逢人多贈珠。卻歸春洞口,斬象祭天吳?!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首詩中,從沒到過海南島的張籍在有限的了解中,對海南島極盡想象:當地老百姓生活非常自在,他們乘著竹船來往于桂浦間,在墟市以買賣魚須作為生計。他們到中央朝廷是為了將富足的寶藏獻給君王,而見到朋友更是饋贈珍珠以表達情意……這種生活是詩人所艷羨的。但是,有這種想法的何止是張籍一個?因此,在張籍之后,楊萬里、范梈、虞集、柳貫、湯顯祖……都先后登臨海南島,和海南來一場零距離接觸,看一看想象和現實究竟有多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宋詩人楊萬里在提點廣東刑獄任上,曾經登臨過海南島并留下一些詩作。比如《題歸姜驛》如此表達:“云隨一海去,日在萬山西。密樹通泉過,荒林使徑迷?!?深山密林,云海相間,密林山泉,雜樹蔽路,詩人可能是寫路途的艱難,但是極盡生態之美,讓人感懷。海南能夠進入南宋四大家”之一的楊萬里詩中,當是一份殊譽。在楊萬里之后,被稱為“元詩四大家”之一的范梈也來到海南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范梈在海北海南道廉訪司照磨任上,不懼艱難險阻多次跨海到海南進行錄囚工作,糾正了不少冤假錯案。因為工作之便,范梈到訪海南各州縣,并創作了諸多詩文,為人們認識海南、了解海南提供了新的視角。如吟詠黎母山的《定安縣》:“塢上晴云滅復生,誰家吹笛海天明?縣堂曉起西風急,半是深黎夜雨聲?!卑頃r分塢上云霞時明時暗,隨之傳來黎人悠揚的笛聲,飄灑在夜雨中直到天明,可以說把黎母山寫得清新靈動。其他詩作中,范梈極力書寫瓊州扇、桄榔林、檳榔寨、荔枝果,給人們描繪了一個物產豐饒的海南島,使得海南以多姿多彩的形象走入中國文學殿堂,讓人感念不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朝戲劇家湯顯祖和海南定安籍官員王弘誨交好。有一次,他在王弘誨府上看到一幅定安山水畫,非常喜歡,于是在欣賞之余通過想象創作了組詩《定安五勝詩》,對五指山、彩筆峰、金雞岫、馬鞍峴、青橋水進行了贊美,表達了對美麗海南島的向往之情。萬歷十九年(1591年),湯顯祖被貶徐聞典史。這是他仕途中的挫折,卻給他登臨海南島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。他為此寫有《海上雜詠二十首》,對海南島自然風光、社會民情和文化蘊藉進行了深情禮贊,可謂是一路歡歌,再也沒有了唐宋年間貶臣“一去一萬里,千之千不還”的悲觀和失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實中的感恩吟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位于海南三亞的水南村被譽為“海南四大文化古村” 之一,它早在宋朝時就進入詩歌之中,體現其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底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平興國七年(982年),作為北宋開國勛臣的盧多遜被貶崖州(今三亞),住在城南的水南村。盡管仕途失意,盧多遜在貶地還是努力調整心態,同當地百姓交好,并努力發掘海南風物之美,并將其寫入自己的詩作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水南村恬適的自然環境、富有同情心與世無爭的民風的熏染下,盧多遜創作了《水南村為黎伯淳題》七律二首。其一:“珠崖風景水南村,山下人家林下門。鸚鵡巢時椰結子,鷓鴣啼處竹生孫。魚鹽家給無墟市,禾黍年登有酒樽。遠客杖藜來往熟,卻疑身世在桃源?!逼涠骸耙淮厍鐛菇雍O?,水南風景最堪夸。上籬薯蕷春添蔓,繞屋檳榔夏放花。獰犬入山多豕鹿,小舟橫港足魚蝦。誰知絕島窮荒地,猶有幽人學士家?!鼻懊嬉皇酌鑼懰洗鍍灻赖淖匀伙L貌以及村民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,讓人有一種身在桃源的感覺。第二首描寫黎伯淳家幽雅的環境以及主人怡然自樂的鄉居生活,也充滿了濃烈的仰慕之情。水南村成為文人在失意時療傷的桃花源,備受后人推崇。后世不少文人均通過詩文極力稱頌水南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朝是海南貶官數量最多的時期之一,其中有影響深遠的蘇軾、李綱、趙鼎、李光、胡銓等人。而元朝被貶海南官員數量雖然較少,卻依然不乏位高權重者,比如后來當了皇帝的圖帖睦爾,曾經擔任參知政事的王士熙等。他們在海南時期均創作了數量不等的詩作,有的還是上乘之作,成為海南古代文學史的重要構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軾雖然在海南只有短短三年,但是卻有豐富的創作,這些作品被后人結集為《海外集》。作為海外逐客,蘇軾在三年內寫下大量歌詠海南風物的詩篇。元符三年(1100年)四月,年過六旬的蘇軾終于等到赦還內地的詔命。已經對海南產生強烈認同感的蘇軾,注定要和海南來一場難以割舍的離別。他用了差不多兩個月時間和海南朋友告別,并于六月二十日登舟離開海南。星夜渡海,蘇軾感慨萬千,寫下了著名的《六月二十日夜渡?!罚骸皡M斗轉欲三更,苦雨終風也解晴。云散月明誰點綴?天容海色本澄清??沼圄斲懦髓跻?,粗識軒轅奏樂聲。九死南荒吾不恨,茲游奇絕冠平生?!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軾在詩作中描繪了風雨過后的海上夜景。月朗星稀,云朵聚散依依,海天相接,一派寧靜的氣象。夜色的恬適安寧與詩人九死不悔、澄澈清明的心境相融合,讓人看到了一個新生的蘇東坡。同時,他還不忘表達對海南人民的深情,“九死南荒吾不恨,茲游奇絕冠平生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地處熱帶,盛產各種瓜果,荔枝就是其中的代表。被貶崖州的宋朝詩僧惠洪有《初至崖州吃荔枝》一詩傳世:“口腹平生厭事治,上林珍果亦嘗之。天公見我流涎甚,遣向崖州吃荔枝?!?作為一個曾有著“富貴緣”的僧人,惠洪對各種山珍海味、宮廷貢品可謂是見怪不怪,初到崖州,卻對當地荔枝如此厚愛,殊為難得。這首對荔枝夸贊的詩歌已經成為海南文學史上不可繞過的名篇佳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地化的文化自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被貶來瓊的詩家,海南亦有土生土長的詩歌大家,從宋朝開始,到明清時達到高峰。即便在通訊極不發達的古代,他們的詩歌作品仍能打破地域界限廣為流傳,從而彰顯了海南在地化的文化自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宋白玉蟾是海南史載最早的一位本土詩人。他的《早春》一詩被入選《千家詩》:“南枝才放兩三花,雪里吟香弄粉些。淡淡著煙濃著月,深深籠水淺籠沙?!边@首詩詠梅不見“梅”字,是高度的含蓄。詩人曾自白:“詩人心與物俱化,對景無思詩自成?!贝嗽姳闶撬姼杳缹W的體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朝“文臣之宗”丘濬除了在理學上有相當高的地位外,還有“詩文滿天下”之稱。他的《題五指山》在海南島可謂是家喻戶曉:“五峰如指翠相連,撐起炎荒半壁天。夜盥銀河摘星斗,朝探碧落弄云煙。雨霽玉筍空中現,月出明珠掌上懸。豈是巨靈伸一臂,遙從海外數中原?!痹娮鹘鑼懳逯干降男燮嫘沱?,寄托自己的胸襟抱負,手筆自是不凡。臨高人王佐有“吟絕”之稱。他在致仕歸田后寫下大量歌詠海南山川、風物、人物、鄉情的詩作,地方色彩濃郁,感情濃郁深厚,不少亦成為人們廣為傳誦的精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丘濬、海瑞、王佐等士子的詩歌創作外,古代海南還涌現了一批值得大眾關注的女詩人。比如明朝的丘唐氏、馮銀、林淑溫等,均有詩作傳世,并被本土文人陳是集編入《溟南詩選》之中。比如馮銀有詩《暮春》:“綠暗紅稀春夜深,東風吹度小墻陰。凋榮何恨人間事,獨倚幽窗數過禽?!弊鳛榈湫偷拈|閣體,這首詩作在傷春中體現詩人的落寞心態,備受人們推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古代海南女詩人中,最有才華且留下作品最多的當屬清代定安的許小韞。她是海南望族張家的兒媳婦。結婚七年之后,丈夫張熊光因為瘟疫去世,次年唯一的女兒也因為瘟疫去世。因為家婆尚在,失去至愛的許小韞選擇繼續活下去。她將對亡夫的思念和追悼寫入自己的詩作。這些作品后來被收入《柏香山館詩卷》中。比如七律:“九原路杳絕飛鴻,幽思離情夢不通。黃鴰驚分頭未白,紫鵑聲咽淚啼紅……”可謂是字字血,聲聲淚,在見證了愛情的同時,也讓人們見證了才情。婆婆過世后,完成侍奉使命的許小韞恭敬地辦完喪事,絕食而亡,年47歲。一代才女最終用生命完成了愛情絕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蘇州大學傳媒學院教授)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錄入者:市旅游委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微信 微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辦:??谑腥嗣裾k公室 承辦:??谑行畔⒅行?br> ??谑行畔⒅行囊巹澰O計并技術實現 網站技術支持電話:0898-6872561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98-68710000 政府咨詢投訴電話:0898-1234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瓊公網安備46010002000008號 瓊ICP備17005283號-1 政府網站標識碼:46010000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溫馨提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??谑姓T戶網站,進入非政府網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否繼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人真实处破女